您現在的位置是: 首頁 > 媒體山藝 > 報刊報道 > 正文

【中國文化報】專家研討歌劇理論與創作——發展之路上應百花齊放

2020-01-06  編輯:秦彥彥


本報駐山東記者   孫叢叢

日前,由中國音樂家協會音樂評論學會、山東藝術學院、山東省音樂家協會主辦的全國歌劇理論與創作研討會暨首屆優秀歌劇評論征集比賽在山東藝術學院舉辦。

從上世紀20年代開始,在歌劇本土化問題上,不同時代的藝術家運用各自擅長的創作表現手法,進行了多方位探索與實踐。研討會上,新時代中國歌劇的民族化與國際化探索、中國歌劇創作表演實踐等問題引發關注。

從發展之初的兒童歌舞劇《麻雀與小孩》《小小畫家》到延安時期的秧歌劇,再到新中國成立后的新歌劇及民族歌劇,至新時期《呦呦鹿鳴》《馬可·波羅》等新作問世,中國歌劇走過了將近百年的歷程。

浙江師范大學音樂學院教授郭克儉認為,民族歌劇是在與舊戲曲、西洋歌劇等中西傳統劇種的比較中產生的歷史概念,必須歷史地審視?!鞍凑罩袊鑴〉念}材樣式進行分類,雖因立足點和視角不同而分法有所差異,但基本精神是一致的?!惫藘€坦言,各種歌劇實踐和發展途徑沒有優劣、高下之分,應堅定多元化發展之路,不忘本來、吸收外來、走向未來,堅持把思想精深、藝術精湛、制作精良相統一,創作出更多無愧于時代、無愧于人民的經典劇目。

中央歌劇院國家一級演奏員景作人同樣認為,中國歌劇的民族化應走百花齊放之路。景作人認為:“創作應包含能表現民族精神、體現民族氣魄、運用民族音樂語言的多元路徑,如喜歌劇、正歌劇等。創作思維也不能光停留在《白毛女》《洪湖赤衛隊》階段,尚需解放理念、豐富發展,創作具有前瞻性、開拓性、引領性的藝術作品?!?/span>

在歌劇創作中,音樂與戲劇的關系問題歷來是討論的焦點。

中國對外文化集團編劇韋錦以《馬可·波羅》的創作為例,認為歌劇思維不是歌或劇的一元思維,而應當歌與劇互為依托、互相強化,編劇創作時應兼顧音樂性,音樂創作中也應注重發揮戲劇功能。

上海音樂學院教授楊燕迪認為,音樂在歌劇各要素中占據主導地位,音樂的戲劇功能在于刻畫人物、支持動作、轉換時空、渲染氣氛和塑造結構?!案鑴∪宋锏耐獠枯喞延心_本事先勾勒,但內部生命必須經由音樂加以激發和充實。而作為戲劇基本呈現方式的動作與富有想象的表現媒介音樂之間相互作用,是歌劇劇作實踐中永恒的中心問題?!睏钛嗟险f,圍繞歌劇音樂的戲劇功能構建的理論框架,意在為歌劇批評與分析提供方法論意義上的操作工具,同時,或可為作曲家、腳本作家、指揮、導表演者等提供參照。

山東藝術學院教授李云濤結合其歌劇作品《檀香刑》的創作實踐分析,認為劇目創作中,有些“宣敘調”除用于敘事外,還可賦予完整唱段意義,但需具備鮮明獨特的節奏、高低起伏的旋律、語氣轉換的間奏及完整結構等。

中國歌劇發展如何向其他藝術形式吸收借鑒等話題,也被廣泛探討。

在上海音樂學院教授王丹丹看來,歌劇民族化應包含傳承、內化兩個方面,傳承即創作者有意識地運用本民族思維方式、藝術素材、藝術形式和表現手段,形成具有民族形象、性格、情感、思想等的戲劇表述,內化則是賦予外來藝術形式本民族的精神特質?!俺\用民族語言、民族題材等實現歌劇民族化外,歌劇音樂還應向民間歌舞進行曲、戲曲曲藝等民族音樂素材及曲牌連綴體、板腔變化體等民族化結構借鑒學習?!彼f。

中央音樂學院教授戴嘉枋認為,京劇現代戲《杜鵑山》是戲曲藝術中進行歌劇化探索的典型范例?!啊抖霹N山》強調樂段的主題、動機,以韻白方式解決說與唱關系問題,于對白間連續使用打擊樂演奏,以獨立的器樂段落強化整體音樂性等,很好地解決了戲劇、音樂的一體化問題。從歷史經驗中總結、提煉,往往會對今后創作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贝骷舞收f。

山東省文化和旅游廳副廳長張桂林介紹,目前,山東正大力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2019年,山東藝術學院創作的歌劇《檀香刑》、入選“中國民族歌劇傳承發展工程”重點扶持劇目的歌劇《馬向陽下鄉記》等,都以其獨特的藝術價值、濃郁的地域特色、豐富的社會意義贏得贊譽?!皬膬炐愕乃囆g作品中可以看出,中國歌劇只有根植于中華民族這片肥沃土壤,才能得到廣大觀眾認同;走民族化道路,才能讓中國歌劇具有越來越旺盛的生命活力?!睆埞鹆直硎?。

地址鏈接:http://epaper.ccdy.cn/html/2020-01/06/content_278386.htm

    關注微信公眾號
    關注新浪微博
版權所有:山東藝術學院 魯ICP備05002378號
長清校區地址:濟南市長清區大學科技園紫薇路6000號
郵編:250300
文東校區地址:濟南市歷下區文化東路91號
郵編:250014

篮球什么叫让分胜负